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

[漫畫] 《請勿轉台》

日本漫畫家佐佐木倫子在台灣是不太紅的漫畫家,比較有知名度的作品大概是《天國餐廳》,或是很久以前的作品《迷糊動物醫生》,《天國餐廳》雖然好看也好笑,但我覺得太無厘頭,收藏價值遠不及這套《請勿轉台》。

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

兩歲的第四個季節

現在回想澄澄兩歲左右的日子,那時我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形容他有「龍捲風情緒」,跟邁入三歲的他比,當時只是雷陣雨吧(菸),幸好澄澄還沒進展到在地上打滾痛哭,我也從沒覺得他的哭鬧讓我丟臉或難堪,這一年來的情緒關卡,我們見招拆招的走過來了,然後一起望向遠方(突然打冷顫)

澄的新症頭是每天傍晚五點到八點(也太長)會變得異常玻璃心,稍不順就崩潰大哭一直喊不要不要notnot(英國腔),沒有午睡是基本原因,但如果有午睡,醒來後依舊是崩潰大哭一直喊不要不要notnot,我們幾乎把他當成每天必備行程在面對了。(每天喔,每一天...)
(最近迷上珮珮豬,開始大喊:「not」(發音[nɔt]),聽半天才知道在講什麼。)

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

那些貓狗的事—別讓零安樂死另一面 變成自生自滅

我想咚咚的項圈上,應該也曾被主人繫上大紅包,當街頭巷尾播放著節奏輕快的春節音樂,咚咚大概會搖頭晃腦地跑跳著,那紅包袋鐵定在牠那顆碩大的頭下左搖右擺,喜氣洋洋的模樣很討喜。

這一切只是我的猜測,也只能是猜測。我認識咚咚時,牠已經進入了壽山收容所,那是前年十二月十五日,約莫是家戶開始清理大型垃圾的日子,七歲的咚咚被丟了出來,所方幫牠拍攝的檔案照裡,牠還是帶著黃金獵犬的標準笑容,只是不再咧嘴大笑,神情像是一個犯錯的孩子,那麼緊張,有點畏懼不安,但牠天真的眼神透露,應該沒問題吧?

問題比咚咚能想到得嚴重太多了,入所二十四天後,牠被志工緊急領出就醫,兩天後宣告不治。

那些貓狗的事—別讓收容所變成煉獄

2009年底,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公布了一份調查,那時許多人才知道,民雄收容所位於民雄鄉清潔隊的垃圾掩埋場內,路口處的厚重鐵門管制進出,再往內走好長一段路,才能到達收容所。

那時公布了一批照片,落地的籠舍關了幾十隻狗,籠舍就建在廢汙水處理的溝渠上,籠舍沒有墊布,狗兒的屎尿直接落下,省去了清掃的功夫,卻讓狗兒日夜被汙水的臭氣與蚊蟲騷擾折磨……你以為流浪狗在街頭的生活很慘,但哪能慘得過被捕入收容所後的日子呢?

那些貓狗的事—我在想這是怎麼一回事

我在想這是怎麼一回事,四月底嘉義縣民雄收容所載運七十隻貓狗至台南私人狗園,四十七隻狗因超量運送悶死;五月,桃園新屋收容所園長疑似因收容所制度不佳,服動物安樂死藥劑自殺。為了「減少死亡的生命」,造成了生命的消逝。

知道這件事的兩天前,我剛在「新屋毛孩俱樂部」的臉書社團裡,放上了家裡狗兒豆豆的照片,加入社團的認養人其實素不相識,但我們知道彼此的狗,因為新屋志工長年努力,每周入園區為狗兒整理毛髮、拍照、上傳、分享於網路。我認養狗已是四年前的事,但志工從沒與我斷了聯繫,豆豆胖了、過生日了,或者只是夏季剃毛,他們都沒錯過,我很驚嘆他們要花上多少時間關心那些送出去的狗兒過得是否幸福,然後奉獻多少個年頭的周末假期給收容所。

每一張送養照片裡的狗,只要沒有病痛,多數都是咧嘴笑的,灑著一身陽光,看得出來新屋收容所在極有限的資源裡,竭力提供了讓被棄養的狗、被陳情捕捉的狗一個休養環境,那些認養訊息裡,不免參雜了志工對棄養人的抱怨,但對所方十分體諒,因為他們都看得到園長的盡心盡力;她在關園後,帶著不肯進食的棄犬或傷犬在園區散步,邊走邊哄,像是照顧著孩子,過往獸醫系的養成教育,讓她盡力照顧動物性命與心靈。

那些貓狗的事—黑白來的狗

有天我們帶著狗兒豆豆去蘆堤狗狗公園玩,那裡可以放掉牽繩奔跑,狗都很喜歡,偶爾還能交到新朋友,例如同樣來自新屋收容所的鐵蛋,牠一身深棕色的毛在日光下閃閃發亮,完全沒有昔日落難窘樣,兩狗玩得很開心。

公園外的休息區,一群人坐著休息,其中一位阿婆牽著一隻傑克羅素梗,阿婆不斷強調這種狗有多難買、這隻狗從內到外都與眾不同,我一直忍耐著,冷眼看著那隻傑克羅素梗不斷跳過來騷擾我的狗。

「妳的狗是不是沒結紮?牠好激動。」阿婆大聲說了:「怎麼可能結紮?就是找不到一樣品種的狗,讓牠繼續生好賣錢啊!」「沒結紮的狗穩定性比較差,也可能有病變,如果是自己要養,也沒必要讓牠生啊。」我耐心解釋,沒說出口的抱怨是,不要一直性騷擾我的狗!「這種狗和那些(豆豆與鐵蛋)黑白來的狗不一樣!」

那些貓狗的事—狗過得還好嗎?

如果,你看到有人總是想透過誰去收容所接狗,如果,他接的都是狀況不佳的狗,如果,你從來也沒看過他試著讓狗被認養,那麼請你不要相信那間狗場。

狗場,是私人保育場,曾有人推估,全台灣超過一百隻狗的狗場約有一百處。不同於政府成立的動物之家、收容所,狗場只有愛爸、愛媽,有能力的就請一兩名員工,沒錢的就靠自己一雙手一雙腿,有些狗場開放志工進入協助,有些狗場拒絕,沒人知道上百隻的狗聚在一起是怎麼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