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

支持婚姻平權

今晚無預警的憂鬱了起來,阿澤一直問我怎麼了,原因不外乎家裡很亂、兒子又不吃飯、接到一篇無聊的稿子...,半小時後,我才告訴他:「今天是彭婉如命案20年,再過3天(12月3日)零時就屆滿20年追訴期了。」我們交換了一下20年前對這則新聞的想法,當時14歲的我是國二生,對於女性生命如此脆弱易受侵害感到恐懼。(1997年發生了白曉燕命案、1999年軍史館景女學生命案)

彭婉如命案的經過,可參考劉哲瑋此文( https://goo.gl/1y00nB )。彭婉如命案讓人難以忘卻,不僅是因為犯案凶殘,也因為她是積極的女權推動者,努力訂定四分之一婦女保障名額,實踐性別正義。很遺憾,她的死確實加速了婦女保障名額的推動,同時1997年通過也通過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》,其中規定,中小學必須有「兩性平等教育」,這正是性別平等教育的法源。

「兩性平等教育法草案」從2000年開始研擬,但還是來不及,屏東縣高樹國中三年級學生葉永鋕,因不同的性別氣質遭到同學霸凌,不敢在下課時間去上廁所,2000年4月20日早上,他在下課提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,後來被發現倒臥血泊中,送醫後仍過世。這件事讓「性傾向、性別特質、性別認同」的問題浮出來,「兩性平等教育法」更名為「性別平等教育法」,2004年三讀通過。

那些貓狗的事—動物的鄰人

一位朋友苦惱地告訴我,他正在處理狗狗分離焦慮的問題,擔憂是過於溺愛害了狗,當他們白日外出工作時,狗總會焦慮吠叫,吵到公寓鄰居,在門口貼上紙條向他抗議。

這隻狗我特別有印象,去年十二月,朋友在網路上宣布家裡多了一隻小狗,當時取名啾比。啾比狀態不太好,出生沒多就就受虐,右腳掌斷了,脖子處有一圈明顯勒痕,被救出來後,下巴脖子處動了刀才活下來,又小又多傷的牠暫時被收容在內湖動物之家。

志工看了捨不得,先帶出來,朋友知道了,考慮一陣,決定照顧這隻四肢不全的小可憐。誰知道小可憐有了家就像重獲新生,好動又勇敢,從沒因為少一隻腳掌而減了一點幼犬的特性,最愛纏著人的腳捉弄。

朋友很快從台北移居台南,讓改名為旺旺的小狗,有更多機會跑跳;據說狗是土做的,旺旺的斷掌多接觸土壤會變得更強壯。台南比起台北,有更適合旺旺跑跳的廣闊土地,牠的前腳慢慢變得強壯,斷掌傷處長出了厚厚的皮繭。

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

那些貓狗的事—你家的狗走丟了嗎

你家的狗走丟了嗎?你丟了你家的狗嗎?

天氣愈來愈冷,板橋靠近光復橋的河濱有條虎斑狗,已經在那晃蕩兩周。附近施工的工頭最早發現牠,大家都猜是被棄養的,工人試著帶走牠,牠不願意。

一群愛狗的人特地輪流來餵牠,白天、晚上各來一次。虎斑狗親人也愛玩,但就是不肯跟誰走,大概怕離開這裡,再也找不到爸媽了。

爸媽留給牠的只有一個黃色項圈,餵牠的人擔心這隻小狗哪天跑遠了、被嚇走了,那時牠有了戒心,就沒人能幫忙除下愈來愈緊的項圈了,決定先動手拿下來。但狗不願意,狗咬著項圈向上拋,似乎想自己設法重新套入,那是牠唯一曾經有家的證明。

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

抓菜蟲不如從小學開始上食農教育課

前幾天終於抓到「菜蟲」了,一位盤商每年二、三月到將軍區、佳里區向農民收購1500噸的紅蘿蔔,整理後運至路竹區的冷凍庫冰存,每個月依照下游盤商需求出貨,現在十月底剩下300噸,終於被抓到了。

(先讓主婦去抽根菸冷靜一下)

[漫畫] 《昨日的美食》食譜實踐(再加碼)

《昨日的美食》又來了,今天不是筧史朗的料理,而是他的伴侶矢吹賢二,為了疲憊的愛人,特地利用午休時間去買菜、回家耐心做成的糖醋魚料理。

先將紅蘿蔔切片、洋蔥切成半月狀、香菇切半(我用鴻喜菇不用切),依序入鍋炒軟,加入100cc的水、一點沾麵醬、一湯匙味淋、一湯匙的酒,煮滾後,用半碗太白粉水勾芡,接著倒入兩湯匙醋,觀火。

矢吹賢二比筧史朗勤快很多,另起了一鍋煎魚片,魚片灑上鹽,再用濾網在魚片上灑麵粉(我本來覺得多此一舉,但用濾網效果真的很好,務必試試),接著將魚片煎到金黃色,淋上另一鍋勾芡好的蔬菜醬汁即可,魚片脆脆的,醬汁酸甜鹹兼具,好好吃喔。(各種白肉魚都可以,我用鯛魚片)

配菜很簡單,青江菜清燙時,加入一點鹽與油,自然放涼後淋上油膏即可。

漫畫中的另一道配菜是小魚蘿蔔泥,我以燙白木耳代替,萬生茉香白玉有機銀耳,有淡淡茉莉香,最簡單的料理方式就是燙三分鐘,立刻以冰塊水冰鎮。沾芥末醬油吃,一盒200g150元,可以吃2~3餐,若有機會買到請不要錯過。

還有南瓜培根湯,南瓜切成一口大小,冷水煮滾後,加入切絲的培根,煮上七八分鐘,加一點鹽巴、黑胡椒。原食譜還有以味噌調味,但這部漫畫不管什麼湯都以味噌調味,我就不放了。

為什麼今天會換成賢二做飯呢?其實賢二剛好和同事傳授「甜蜜蜜」法則,就是默默作很多家事但不邀功,但個性熱情直接的他其實根本做不到,一下子問史朗好不好吃,一下子暗示自己將廚具洗得乾乾淨淨。但史朗根本不在意這些小細節,能吃到用心煮出來的美味飯菜,誰不開心呢?

不過啊,還是要提醒各位,對下廚者要不吝惜的多誇獎、多讚美,無論好不好吃,光是有一個人為了你在這種天氣大汗淋漓在火爐前罰站,一切就夠了。若不是因為愛你,誰做得到?而這樣的愛,在我們之間,在筧史朗與矢吹賢二之間,與身分性別無關。





那些貓狗的事—慢一點,很難嗎?

住在雲林華山的好友吳登立,上周在臉書放上了幾張照片。那天他與幾名朋友相約去石壁山區找蜻蜓,剛轉入石壁,就遇到一條南蛇要過馬路,南蛇是台灣野外蛇類中體形最長的蛇,體長最長可達兩百五十公分以上,雖然無毒,但性情並不溫馴,也非保育類蛇種。他們停了幾秒鐘,讓蛇先通行,又走了約百公尺,又見到一條美麗紅竹蛇,這條蛇就沒那好運了,早已被車輪壓扁成了一具屍體,山區的路並不好開,要避開蛇沒多難,但對人類來說,路上什麼都沒有。

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

那些貓狗的事—養大狗

在城市裡養一隻大狗,是件讓人莫名變得卑微的事,就算下雨天也不能走在騎樓裡,必須像勇士策馬般淋著雨,手上的牽繩也因為狗兒往前衝,變得筆直僵硬教人發疼。即便如此,偶爾與人擦肩而過,還是會看到對方毫不遮掩地皺眉掩鼻,剛剛他經過二手菸雲霧時可沒怎麼生氣。

我們已經習慣路人常常是一臉懼怕的模樣,也對轉角處必傳來驚呼聲感到習以為常,看到路人拿起尖銳的雨傘防衛時,能微笑以對,聽到父母訓斥「不要摸,狗狗會咬!」特別得意(我還真希望我的狗咬你),這是大狗給我們的修煉,儘管牠只是一如往常,神情愉悅踏著不大不小的步伐,一點也不專心地往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