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

[漫畫] 《Say Ending》



這是我第一次一天內追完整部BL漫畫!

雖然喜歡看漫畫,但韓國漫畫的畫風、劇情...一直沒找能很吸引我,多半是偶爾隨意瞄一下,會開始看被分類到「耽美」的《Say Ending》純屬偶然,假日午後有老公帶兒子,當然要開著電腦假裝寫稿實則用手機看漫畫啊!

《Say Ending》已完結,大家可以放心的看,兩個男主也都長的不錯,其他男三男四也不至於長得相似到讓人認不出來(大家不覺得有些漫畫角色根本只是髮型差異?)

(以下大劇透~)

劇情很簡單,就是漫畫店工作的洙仁原本對對客人書錦很反感,無意發生了紛爭,當漫畫家的書錦以取材為理由,要求洙仁和他假裝交往,好讓他紀錄同性愛情與面對社會反應的掙扎。總之,開頭很芭樂,劇情也走得很快,大概第六話,洙仁就發現自己戀~愛~了,接下來是兩人的拉扯,書錦說出自己的過去(一位同志好友因被同儕排斥而選擇死亡),好不容易也接受自己的愛情,然後就是在對抗社會眼光、嘲弄的同時,一起撐過兩人關係裡必有的懷疑與猜忌、家人的反對......。

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

那些貓狗的事—牠生孩子不是為了讓你賺錢

牠已經化成了白骨,屍骨上還套著項圈與繩索。

無法逃,無處去,沒有食物,沒有水。從牠出生的那一刻,唯一的任務就是成長至性器官成熟,然後交配生產,又交配生產,直至沒有利用價值的那一天,不再給予除了空氣以外的任何生存需求,緩慢地讓牠餓死,最省錢的屠殺法。

牠生出來的孩子,在窗明几淨的寵物店裡展示著,玻璃窗前的小鐵籠,有乾淨的水、一點飼料,沒有媽媽溫暖的擁抱,剛出生的孩子那嫩嫩的掌,踏在鐵絲網上,盯著窗外來往的人,向前撲、汪汪叫,每次都以為能直接撲到某個溫暖的懷裡,以為停下來的腳步、專注的目光與笑容,是為了自己,以為這是所有四隻腳生物的命運,以為這就是家。

那些被喚「寶貝」的孩子的爸媽有朝一日會成為廢棄物。

那些貓狗的事—讓我們繼續痛著的事實

上週看到新北市一隻被取名「皓呆」的哈士奇犬活活被飼主餓死,我心裡想:「真的是皓呆,就這樣為人類賠上一條命。」夠聰明就該在那最後一次餵食時咬死飼主。加上八月初以來的斑斑事件紛擾,我那時寫了這篇,原定標題是〈只有死去的事實讓我們繼續痛著〉,和編輯討論後做了修改。

誰知道接下來的幾天,又有柴山獼猴疑似被大量毒殺、桃園發現有狗被棄養結果直接送到收容所當沒事;去年12月在新北市林口發現的非法繁殖場,當時被動保處稱為「歷年來破獲非法繁殖場中最慘重」,結果店家近日自行宣布不會被起訴。

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

如何跟孩子談死亡?──專訪繪本作家信實《媽媽變成鬼了!》

信實的專訪讓我哭了又寫,寫了又哭,實在太喜歡這本書,鄭重推薦給大家。

這篇訪談本來只是QA處理,但我太喜歡了,跟OKAPI爭取寫成文章,麻煩很多(因為是越洋信件採訪,只有發問跟一次的回信)寫了很多很多天,但看到讀者回饋說想到自己的母親,就覺得很值得。

有作者照片的文請看OKPAPI ,有媽媽的孩子,有孩子的媽媽,務必買這本書啊。



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

媽媽沒時間只好這樣煮-雞絲菜豆飯

我覺得自己非常適合寫些主婦省時食譜。

例如烤雞吃完的雞骨架,留點肉不要剝光,冷凍起來,趕時間的時候,切點菜豆、紅蘿蔔絲、乾香菇泡水後切條,放入砂鍋,加上白米與水(米水比例1:1.1,水要包含香菇水)、一湯匙醬油一點鹽,雞骨架甚至不用退冰,直接蓋上鍋蓋中火15分鐘,小火3分鐘,關火燜10分鐘,剝下雞絲拌入飯裡,菜豆雞絲飯就完成了!

多煮一點,隔天當早餐或加顆水煮蛋帶便當也很合適。

(菜豆和紅蘿蔔絲可以換成各種冰箱僅有的食材,當然茄子苦瓜例外...)

(烤雞我家都分三次吃,第一次吃雞腿雞翅,第二次把比較乾澀雞胸剝絲炒小黃瓜或香菇,第三次才吃雞骨架炊飯。)

砂鍋便宜又好用,省瓦斯,煮飯快,完全不用顧火,又不像鑄鐵鍋要小心呵護的洗。重點是,鍋子用得好真的很省時,不要再像老媽一樣一鍋到底了...


那些貓狗的事—狗不自由

北市一家協助動物中途的咖啡館「浪浪別哭」,上周在一個標準的、下完雨依舊悶熱的夏日午後,「撈」到了一隻牛奶犬,那時狗正在林森北路與市民大道的十字路口遊蕩,想和路上的孩子玩,毫不意外地讓陪著孩子的家長嚇得往後退了幾步。

這麼友善又愛親近人的狗,一定曾有個家,救援者帶去動物醫院掃晶片,賓果!果然找到飼主資料,是今年四月底才從收容所被領養的一歲孩子,但接到電話的飼主沒有意願帶回狗,也不再接聽電話;更糟糕的是,連出面轉移晶片資料都不願意,狗被棄養了,而且是以最糟糕的方式。
來自 浪浪別哭的大頭

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

那些貓狗的事—只有人會說話

動物不會說話,只有人說人話。

新聞報導,高雄旗津近來流浪狗猖狂,發生五起流浪狗咬傷人事件,被咬傷的人說,只是去拍拍照,就平白被攻擊;常常到事發地點活動的居民說,除非拿石頭丟狗或主動騷擾,否則流浪狗不曾攻擊人,媒體去拍攝,發現只有一隻小白狗四處晃蕩,看到人就躲到樹叢堆裡。

有養狗的人都明白,多數流浪狗為了保護自己,不會主動攻擊人,巧妙地躲避人,才是明哲保身之道;會追人、咬人、地盤性強的狗,大多是沒有適當約束的放養家犬。

沒養狗的人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上周一名外來遊客報案,稱旗津的狗又咬人,報案人不願意留在現場協助指認並簽名確認,沒人知道被捕入收容所的母狗是不是會咬人,或只是恰巧躺在那曬太陽的替死鬼,也沒人在乎牠早已剪耳結紮,是附近居民固定照顧的流浪狗,反正人只要打一通電話就能斷了一隻狗的生死。

另一方面,台東縣議會三讀通過「台東縣野生動物保護自治條例」草案,規定不得餵食流浪動物,因為森林公園傳出狗攻擊人的訊息。

是不是討厭貓狗的人都可以利用動保處的便宜行事,來「清除街道」?觀光區能不能有動物?城市裡能不能有非人飼養的動物?動物能不能擁有不屬於任何人的自由?